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ltgx.net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  显然, 这么不积口德的人,只有沈誉那厮了。
  千凝想怼回去,但一开口,只发了声“啊呀”, 就发不出别的声音。
  她心想,如果不是她动不了,她一定想办法把沈誉给薅秃。
  第二个过来的人, 是不幸被“秃”这个字波及的天臧,他不再是那张过于绮丽的脸蛋,而是恢复成和千凝第一次见面那样,素面平平无奇, 只从漆黑的眼底深处, 仍有些许原来样貌的韵味。
  他看着千凝,弯了弯眼睛,像是和煦的春风,只道:“施主的面容,倒是一如既往。”
  千凝:“诶……”
  她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,如果没弄错的话,她现在恐怕是只有几个月的孩子, 五官能看出个什么鬼哦。
  不过,不知道是不是被孩子的天性影响,她看着自己的爪爪,有点肥圆圆的,嫩嫩的,好像很好啃……
  她控制不住自己了!千凝将手指塞到嘴里,用没有牙齿的牙龈,磨蹭着。
  真的好软乎乎。
  “噫。”
  沈誉面露嫌弃之色,不过,眼底还是流露出笑意。
  第三个出现在她眼里的陆决,他低垂着头,一缕发丝从肩膀滑下来,千凝立刻放弃啃手,想去抓那看起来柔顺光滑的头发。
  陆决拿着帕子,动作十分轻柔,替她擦了擦被口水沾湿的手。
  千凝:“……”
  便是这时候,那妇人的声音终于停下来,而最后一个人,也步入画面之中。
  嵇无靖虽是最后一个来的,却伸出手,小心翼翼地裹着襁褓,将千凝抱起来,他那张如玉山削琢的脸,便越来越近,近到千凝都能观察到他肌肤的光滑白皙,比最华贵的绸缎还要精美。
  他的气质,很像冬季雪松上的一捧雪,看起来清冷晶莹,实际上有种令人想象不到的松软。
  千凝从他的蕴着温暖的眼瞳里,看到如今自己的模样,果真是个小婴孩。
  沈誉说:“既如此,接下来就交给归一真人了。”
  “不过,若真人觉得带孩子太麻烦的话,我倒是不介意你来大剑府找我帮忙。”
  陆决也微颔首,道:“有什么欠缺的,我这边可以补齐。”
  话都被前两人说走了,天臧不争不抢,道:“阿弥陀佛,有劳嵇施主了。”
  只嵇无靖轻轻将人往自己怀里带,眼也没抬,敷衍地应了声:“嗯。”
  要真如沈誉所说的“麻烦”,沈誉又缘何盯着他怀里的孩子不放?只怕想麻烦掉到自己身上,却没遇上那个机会;要真有什么欠缺的,天剑阁也枉为修真界第一大宗,倒不用陆决这个非修真界之人强调。
  嵇无靖虽然对他们二人的态度不对,不过,怀里的小人儿,让他心情大好,便也不计较这么多。
  总归,也是他们羡妒。
  直到这里,千凝还是云里雾里,看起来,这四人好像达成了什么协议?只是她身体是婴孩,这么一会儿,就困乏得不行,闭上眼睛昏睡过去。
  等她再次醒来,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,因为菜菜回来了。
  不是以“系统”的模式出现,而是以公鸡大小的模式出现。
  千凝一开始还纳闷自己面前怎么多出只蓝鸡,直到看清“鸡”的眼里含着一泡泪水,她才恍然发觉:“啊啊?”
  因为太小,说不出话,她只能发出两个模糊音,也还好她和菜菜之间还是有点默契的,难为它居然听懂了:“是我呀千凝!”
  菜菜眼泪汪汪:“你总算回来啦!”
  很明白千凝想要知道什么,菜菜开始叽叽咕咕:“姑奶奶,你这一走,就走了两百三十三年!”
  千凝:“……”233?这数字莫名吉利啊。
  原来当初嵇无靖四人,从昊海结界里找回她的一缕魂魄,便先投入轮回道,从一只蚱蜢开始做起,到后来一点点养回魂魄,期间花了两百年不止,最后魂魄明明是养好了,但唯独带有千凝回忆的魂魄,停留在现代。
  菜菜耗尽自己穿越时空的能力,打通现代和这个世界的桥梁,接下来,就要看千凝愿不愿意回来。
  嵇无靖、天臧、陆决和沈誉四人,就此签下协议,他们可以以任何方式,去征求千凝的意愿,但最终只要那个人,能让千凝愿意回来,其余三人,便自愿退出争夺。
  菜菜骄傲地挺起胸脯:“我是裁判哦!”
  结果千凝也知道了,她就是看到嵇无靖的身影,才萌生出回来的念头。
  而她的归来重生在一个农户家,现在,嵇无靖是来接走她的。
  当然,菜菜没明说的是,在确定是嵇无靖时,它自己差点被除了天臧之外其余两人炖了,但也不是说天臧就是善类,他虽然没说什么,但菜菜也能感觉到他心绪不定。
  没办法,做裁判,就是要有承担风险的意志。
  好在嵇无靖是愿意保它哒,菜菜终于是安全活到千凝回来。
  两百多年,菜菜有好多话想和千凝说,在它打开话匣子叽里呱啦,滔滔不绝得忘情时,嵇无靖回来了。
  千凝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,嵇无靖示意菜菜安静,自己坐在床边,看着千凝,用手轻轻戳了戳她的脸颊。
  睡梦中,千凝下意识地蹭蹭那手指。
  嵇无靖愣了一下,终是眉眼含笑,灿若三月春花,可谓是守得云开之喜。
  *
  时光荏苒,转眼间,七年过去了。
  今年是天剑阁离宗第三千五百年,作为修真界最老派的宗门,天剑阁立宗每逢五百、一千年,都会大办。
  这种大盛会,自然是需要每个天剑阁修士弟子出面,尤其是代表天剑阁脸面的存在,归一真人。
  归一真人的一生,很是传奇,他如今已五百余岁,放眼整个修真界,五百岁并不少见,但归一已经是“半神身”,是整个修真界,再找不到第二个的存在。
  所谓“半神身”,便是他已过渡劫期,能正式飞升成神,但他并没有那么做,而是压下修为,甘愿继续窝在修真界。
  “不是说已经没有神界了吗?就算飞升,能去哪儿呢?”一个男孩拉了拉身边长者的衣服,问。
  长者回:“自然会开辟出一个新的神界。”
  “传说,万年以前,神界其实并不会完全崩塌,是最后一位神要铸造昊海结界,她的离开,神界不再有存在的意义,才崩塌的。”
  长者并没有敷衍男孩,而是认真地解说。
  小男孩倒吸一口气:“那归一真人不成神,岂不是一直没有神界?要等下一个过渡劫期的修士出现,得是什么时候呀?”
  长者说:“这……谢兰,你长大后就明白了。”听说是为了千凝。
  算了,想来其中种种理由,男孩现在也不懂。
  男孩名叫谢兰,而长者,自就是天剑阁的现任宗主,谢承宣。
  如今,谢承宣带孙子谢兰前往齐璐山,便是因三千五百年之庆典,要请归一真人出面。
  其实,对请归一的事,谢承宣并没有太大信心,他于两百四十年前,有幸见过归一真人,他那性子,说是冷吧,倒也不至于,只是确实是不爱搭理人的。
  不过,听说千凝回来了?
  消息真真假假,他倒希望是真的,有千凝在,和归一真人沟通时,谢承宣心里有点底。
  而谢承宣带谢兰上山,是存了给谢兰开眼界的心理,若能得归一真人一句提点,于谢兰而言,乃是三生有幸。
  刚这么想着,忽然,谢兰惊呼一声:“祖父,山中有人!”
  谢承宣收回心神,眺望过去。
  只看,郁郁葱葱的山野之中,一个扎着双环髻的小女孩,她身着一袭白色衣裳,眼睛乌溜溜的,藏着些许狡黠,脸蛋圆润,生得当真是冰雪聪明,令人心生喜爱。
  她肩膀上,站着一只冰蓝色的像鹰隼的飞禽,如果眼尖,其实能看出它尾巴的羽毛,长羽缀斑,光彩耀目,并非普通禽类才有的体征。
  女孩足下一点,轻轻从一棵树上越到另一棵树上,袖摆飘扬间,像是一只沾染仙气的白色的蝴蝶。
  她侧过头,忽的,也看到谢承宣二人,便停在树枝上,打量着他们。
  齐璐山是归一的地盘,能在齐璐山这般自由自在的,这个小女孩,身份定不会简单。
  而且……她的眉眼,不知道怎么回事,越看越像两百多年前的故人。
  谢承宣眼睛慢慢撑大,莫非,莫非这是千凝的女儿!
  而那女孩歪了歪脑袋,也认出他来:“大师兄!”
  谢承宣震撼:“……”居然是本人吗!
仙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
女主决定抢救一下

叶猗

拨撩魔尊后如何逃跑

豹豹要抱抱

蜘蛛精怀了大反派的崽

沐阳潇潇

洪荒第一夫人

深夜独坐

招惹龙傲天后揣崽了

一叶菩提

重生魔尊与他的不靠谱师尊

破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