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ltgx.net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  但她事业在这里,回去也不现实,现在回到家一个人,挺无聊的,新房子比之前的单身公寓还大不少。
  有一个活物在家里跳,她觉得没那么孤单。
  “……你怎么不打算找个人陪你呢?找一只狗,还真打算孤独终老啊?”佟蔓翻着餐牌,说道。
  童琦喝了一口柠檬水:“那也得找到合适的,可我并不想将就。”
  她想爱一个人,也想被一个人好好爱着,她只有一段撕心裂肺的暗恋,却没有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。
  游戏人间不代表不相信爱情。
  只是人心浮躁动心太难。
  佟蔓道:“紫彤也说了,她不想将就,所以,哎……”
  童琦撑着下巴,跟服务员说:“就这些就好了。”
  “好的。”服务员合上本子,视线在她的脸上扫了一圈,被她一个眼神看了过去,服务员红了脸,立即抱着本子跑了。
  佟蔓噗呲一笑:“看人家小哥哥都被你闹脸红了。”
  “瞎说。”童琦笑。
  两个人聊聊,菜跟着上,埋头吃饭,童琦还有一天半的假期,她买房子的速度算是很快,之前在网络上也了解过这个楼盘,酒店里一些客户同事也有人落户这个楼盘,后来她趁着上班,去了两趟,走了几栋,才选中了现在这栋,最终决定下来也没超过半个月。
  不缺钱就有这个好处。
  吃过饭,童琦喊佟蔓一块去按摩,但佟蔓一个电话被齐浩叫走了,童琦恼火,对着电话道:“她陪我一天容易吗?”
  齐浩在那头笑道:“不容易,但……我妈来了。”
  佟蔓一顿。
  童琦也是一僵,两个人对视一眼,佟蔓有些无措地问道:“你说什么?你妈来了?”
  齐浩在那头道:“是。”
  “草——”佟蔓失神地道,“你妈……怎么会来?”
  齐浩道:“我们总得谈谈结婚的事情吧?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“知道了。”沉默了一会,佟蔓才挂了电话,她把手机扔桌子上,看着童琦:“他妈是女强人,在h市是搞房地产的,他是单亲家庭,他妈要是不喜欢我的话——”
  佟蔓抓了下头发:“这男人家里一单亲,男人就成了妈宝的,我靠。”
  “齐浩不像妈宝啊。”齐浩是某公司品质部总监,今年有三十一岁了,平日里看着那么硬朗。
  怎么会像妈宝。
  佟蔓道:“我没说他是,但是我怕他是,不说了,我走了。”
  童琦立即扯了包包,“我送你。”
  只有她开车了,佟蔓今天是蹭她的车来的,下了楼,童琦开车把佟蔓送回了他们住的小区。
  这小区离童琦买的那个小区其实不远,但开盘时间早,佟蔓现在跟齐浩还在按揭。
  佟蔓下车,挺慌乱的,现在未婚的女人在面对未来的婆婆之前,总有些不上不下的恐惧。
  童琦手搭在窗户上,探出头道:“别紧张,小心被吃得死死的。”
  佟蔓看了眼童琦,瞬间清醒了,她是表演系毕业的,这些年多少也接了一些戏,只是不红而已,她也没那些野心,这两年有齐浩养着,她就专门做她的服装品牌,也不算很差。
  但演戏的底子还在,假装一个镇定,没那么难。
  童琦朝她挥手。
  佟蔓笑了笑,往小区走去。
  没有佟蔓陪她,于欣跟摄影师老公又去度蜜月了,紫彤,估计呆在家当她的千金大小姐,童琦倒车,一时不知道去哪里,干脆回家算了,开了不出两公里,张怀远来电。
  他在电话那头带笑道:“你今天休假?”
  童琦嗯了一声:“是啊。”
  “我刚从你家酒店过,进去找了一圈发现你休假了,要不要去打台球?”
  童琦看着眼前的红绿灯,“行啊,哪个场地?”
  “我家的,我还邀请了一些朋友。”
  “人多吗?”童琦敛起眉头。
  “不多,放心过来好了。”
  “行。”
  张怀远跟他一个哥们投资了一个俱乐部,很私人的,这个俱乐部里面就有台球专场。
  童琦掉头,开去了他的那个俱乐部,车子刚驶进停车位,张怀远就出来,笑着拉着她的手腕:“这么快?在路上晃荡呢?”
  童琦转动手腕,从他的手里出来,顺了下头发,道:“刚刚送佟蔓回家。”
  张怀远瞄着她的侧脸,笑了笑,两手插在裤袋里,跟童琦一前一后地进了台球场,刚一进去,童琦的脚步微顿。
  她没想到,廖成川也在,正靠在一旁喝红酒,手里捧着一本书,鼻梁上挂着一副眼镜。
  浑身上下散发着禁欲的气息。
  他也看到童琦了,朝童琦微微看过来,“童小姐。”
  低沉的嗓音特别礼貌。
  童琦心里见鬼,她也朝他笑了下,扭头问张怀远:“最近怎么尽跟这么优秀的企业家在一起啊?”
  张怀远噗呲一声笑道:“我也很优秀啊,优秀的人就该跟优秀的人一起啊。”
  童琦啧了一声:“信你才怪。”
  张怀远从一旁拎了一杯酒,递给童琦,并附在她耳边道:“廖总球技了得,我那三脚猫功夫干不过他,你来?”
  “所以你叫我来,就是为了让我跟他打球?”童琦挑眉。
  “当然不止,最重要是,想看看你——”张怀远语气温柔了几分。
  童琦没当真,把包包塞到张怀远的手里,“行啊,打一场,我打赢了有什么奖励?”
  张怀远立马接过包包,笑道:“我的吻怎么样?”
  童琦翻个白眼,却看向在窗边站着的廖成川。
  吻——一个吻怎么样?
  她低笑两声,低头抿了一口酒,润润喉咙,道:“让廖总准备一下吧,别输给我。”
  张怀远就爱她这点自信,揉了下唇角道:“我去喊他。”
  童琦没看廖成川,整理了下裙子,她今天为了方便,穿的是v领的裙子,黑色的,到膝盖上一点点,细腿翘臀的,她弯腰,拿起巧克,取了一根球杆,开始上着。
  并围着整理好的桌球,慢慢地转,慢慢地看着。
  廖成川来了,他还戴着眼镜,白色衬衣贴在腰部进了裤头,他也拿起一根球杆,取了巧克,低笑道:“童小姐,要我让着你吗?”
  童琦微抬眼,含笑:“别这么看不起我,我可是还要奖励的。”
  “什么奖励?”廖成川挑眉。
  童琦走了过来,半弯腰,球杆在桌子上试了下,廖成川玩味地看着她,她摆弄了下球杆。
  后站直了身子,垫高了脚,凑近廖成川耳边。
  吐气如兰说道,“一个吻。”
  廖成川一愣,半秒,偏头,似笑非笑地问:“就这么简单?”
  “就这么简单,我赢了的话,至于你要是赢了,要什么奖励,你自己说。”童琦含笑,仰头看他。
  那仰起的地方,脖子一片雪白,细白,一手就能握住,廖成川眼眸暗了几分,他轻笑:“一样。”
  “好啊。”
  童琦心里一震,却假装不在意地应道。
  周围的人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,都嚷着开始,张怀远从洗手间里出来,边擦手边笑道:“还不开始?等我吧?来,我来当裁判。”
  随后把纸巾扔垃圾桶里。
  他对廖成川说:“一定要尽全力,我们家童琦厉害得很呢。”
  廖成川漫不经心地摆弄球杆道:“我尽全力,怕她哭——”
  童琦飞他一个白眼。
  张怀远揉了下童琦的头:“都说了,别乱飞媚眼。”
  童琦啧了一声:“我那是白眼!”
  童琦热爱台球,从大学一年级就跟着张怀远,她玩台球就像升级,先是从一个连球杆都握不住的水平到能够击落球,再到赢了桌球场上最厉害的姑娘,紧接着就挑战了男人,这些男人当中,包括张怀远的舍友,最后一个,就是张怀远。
  水品也越来越高,这些年,娱乐活动少不了台球。
  她一摆架势,看着的人就知道,这个女人很专业,顿时,所有人都围了过来,饶有兴致地看着。
  第7章
  廖成川神色淡淡,“女士先来。”
  童琦也不客气,开了个先球,白球打散了聚在一起的球子,而紧接着10号球准确地滚落进去。
  张怀远立即叫好!
  廖成川似笑非笑:“不错,继续。”
  童琦含笑,围着白球看了看,她两腿微微叉开,保持标准的跟肩膀齐宽的姿势,腰部柔软地往下弯,胸口的白金项链滑过乳沟,这样专业的姿势在她身上简直性感得不行,前面越两个球有她要的,童琦直接一个跳杆,撞击了那靠近在落口边的9号球。
  张怀远再次叫好!
  其他人紧跟着鼓掌。
  廖成川挑眉,他低笑:“这是准备一场打穿,不留余地?”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战少,你媳妇又爬墙了

繁初

再度沉溺

画师Meow

甘愿做狗(h 1v2)

乔斯林

社死得到的男朋友

清茶与

名门婚宠

柠檬

男朋友太拽怎么办

不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