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ltgx.net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  任谁都能瞧出来,林楚这几天的心情不错。
  一大早的餐桌上,林薇正在和南项明闲聊,杯子放下的时候,无意中又瞥见了林楚脸上的笑。
  他这几天像是有什么喜事,动不动就一个人在那儿傻笑,那模样瞧着……怎么说呢?像只偷腥成功的猫。
  大概真是活久见,林薇又仔细瞧林楚了一眼,并不是自己的眼花,见他频繁看着手机,仿佛正在等着谁的信息,想到之前给他牵线的事,虽然林楚当时说了不可能,不过感情这种事,没定下来的时候,谁说的准呢?
  林薇暗自欣喜地给南项明递了个眼色,八成是觉得有戏。
  自从知道聂欣愉对林楚的心思后,南项明对林楚感情方面的事情尤为上心,见状便问:“最近看你心情挺好,是不是和小聂相处的不错啊?”
  餐桌上安静了几秒,接着林楚收起了手机,抬头的时候,也敛去了脸上的笑意。
  他扯了个恰到好处的诧异神情,有些好笑地反问道:“怎么好端端提到聂小姐了?我和她又不怎么熟。”
  他这句话说得云淡风轻,实则却在含沙射影,南项明的脸色不免一沉,毕竟他原先还指着聂欣愉搭上她爸爸的那层关系,如意算盘落了空,南项明有些埋怨地看了林薇一眼,大概是在怪她这件事没处理好,不过转而又朝林楚笑了笑,故作关切地问着。
  “不是小聂啊,那看来是有其他中意的女孩子了?”
  餐桌上的男人不经意瞥了眼那个空着的座位,这一次林楚倒没否认,甚至还大大方方地承认道:“对,确实有个挺喜欢的女孩。”
  原本只是试探的一句话,哪里想到林楚给了这么一个痛快的回答,炸的南项明和林薇都有些措手不及,南项明的表情僵了又僵,林薇的脸色显然也有些不好,微妙的沉默中,又听林薇问他。
  “什么时候的事?怎么以前也没听你提过?”
  林薇的惊讶来的不是没有缘由,毕竟这还是林楚头一回和她提到感情方面的事,自然会怀疑他是不是在找什么借口故意堵她。
  质疑的口吻听得林楚唇角轻勾,俊颜上也流露出了不屑的薄嘲,他现在倒有点理解,为什么那丫头不喜欢这个家了。
  指尖碰着手边的咖啡杯,他摩挲了几下,很是轻描淡写地回着:“就是最近的事。”
  最近的事?林薇更加怀疑了,她自己的弟弟她还不知道,工作狂一个,哪里有时间认识什么女孩子?
  冷冷瞪了林楚一眼,顾忌南项明在场,林薇倒也没发作什么,甚至最后还大度地叮嘱了句:“行啊,那改天你找个合适的时间,叫上那位一起回家吃个饭吧。”
  林薇的这句话试探满满,可林楚只是耸了耸肩,半真半假地回了句:“我无所谓,不过还要看她愿不愿意……”
  早餐过后,林楚没有多待,如果不是以为南伽早上就会回来,他大概也不会留下来吃这顿早饭,下意识又看了眼时间,快九点了,可那丫头怎么还没给他电话?
  南伽生日的隔天,她母亲叶岚也回了国内,自然而然,她这几天一直都在叶岚那边。
  原先她还在家的时候,林楚还没觉得什么,就算见不到,只要听到隔壁的动静,知道她在,就已经足够了,然而现在她不过才离开叁天,可每一天对他而言,都如同火烧炼狱一样,抓心挠肺的想她。
  有好几次电话已经给她拨过去了,又硬生生的被林楚给掐了,她们母女许久没见,他不想打扰,还有就是,他也不想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给南伽惹上麻烦。
  正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,客厅里也传来了一阵铃声,是家里的座机,一连串的铃声响的很急,也叫人有些奇怪,毕竟这年头很少有人会打座机。
  林楚没多在意,很快林薇便接通了电话,也就那几秒,女人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。
  “啊?对……对……我是南伽的家属。”
  “什么?!派出所?!”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,林薇的声音一下子拔高,下意识也和玄关处的林楚对上视线……
  开车去医院的路上,林楚的内心几经煎熬,林薇在一旁提醒了几次“慢点慢点”,可他都置若罔闻,耳畔旁一直都是林薇挂完电话时的那句话。
  “派出所来的电话,说是……南伽出车祸了,昨晚上就进了医院……”
  脑海里嗡嗡的疼,一直疼到了心口,没法想象她昨晚经历了什么,怎么出的车祸?手术疼不疼?一个人在医院的时候害不害怕?还有自己,为什么顾忌那么多没给她一个电话?
  连闯了好几个红灯,一路疾驰到了医院,找到警察通知的楼层时,病房的门紧紧闭着,依稀可以看到里面有医生在会诊。
  外头是叁叁两两穿制服的警察,中间还有个胡子拉碴,满脸倦容的中年男人,彼此正在小声争论着什么。
  “警察同志,我真没喝酒,你们不也酒测过吗,真的……”
  “说你酒驾了吗?啊?!大晚上的限速路段一下子开120,你当是高速公路啊!”
  “是是是,我的错我的错,不该超速,可……”司机有些词穷,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“我不是不担责任,您瞧,我不也在这陪了一宿了吗?手术费我都垫了啊!”
  “还有,真不是我扯谎。”那司机偷偷指了指病房,面露难色:“确确实实是那小姑娘自己撞上来的,你们要不信,可以去查监控啊!”
  司机说的振振有词,办事的那位警官只是淡淡掀了掀眼皮,估计是见惯了这种扯皮推卸责任的人,调查记录一拍,自然也瞪了那人一眼。
  “街道拐弯的地儿,死角又死角的地方,你倒是告诉我到哪找监控去?”
  眼看司机还想再争辩什么,林楚有些听不下去了,上前表明了自己家属的身份,却见那位警官狐疑地瞧了他和林薇一眼,视线更是在林薇身上晃了一晃,十分不解。
  “你说……你是那小姑娘的妈妈?”
  “可她妈妈已经来了啊?”
  病房的门也在这时打开,陆陆续续出来了几个医生,面色都有些奇怪,正低声议论着什么,大概是在交换会诊意见,隔了一会儿,领头那位主任医师才转身朝里面的人安抚道。
  “暂时只能这样,这几天看看情况,如果还没有好转,再做个脑部扫描……”
  林楚站在门外,隔着那么些人,终于看到了病床上的南伽,耳边是嘈杂的人声,鼻端是刺鼻的消毒药水味,他缓缓地吐了口气,好似想把前一刻的不安和恐惧全吐出来。
  夏日的阳光总是那么灿烂,同样也很刺眼,照进窗明几净的病房,落在那个毫无生气的人身上,叫她白的不可思议,虚幻的像梦,缥缈的也像是一触即碎的泡沫。
  林楚的步子动了动,他想过去,想确认她好不好,然而面前那么多的人,都挡着他的道,所以南伽望过来的那一眼,对他而言,同样是劫后余生,可心也是在那时莫名的一跳,好似被什么扎了一样,说不上大的口子,却是鲜血淋漓。
  是因为南伽,是因为她那个眼神,困惑的,疏远的,仿佛在看着一个陌生人……
  “记忆缺失”,这是医生给南伽下的诊断,可却没说,她这个症状什么时候能好。
  明天?不久的将来?还是……永远都不可能记起那段事情了?
  医生回了句“不知道”,他是真的不知道,起码从检查的各项数据来看,除了因车祸造成的身体伤害外,脑部并没受到什么重创,照理说,不可能会出现“记忆缺失”这样的情况。然而现在却发生在了南伽身上,唯一能解释的,大概是精神压力,又或者,是她潜意识里就想忘记某些事情。
  医生的揣测叫林楚有些好笑更是荒唐,某些事情?是因为他吗?所以南伽醒来才会忘了南项明再婚的事,她不记得林薇,自然,也不记得他了,更别说,这几个月里发生的那些事……
  午后的阳光过了最烈的时候,突然就温柔了起来,林楚在那样的日光下,看着病床上入睡的南伽,竟然有些恨她。
  恨她记得的时候也不怎么爱他,也恨她为什么轻而易举的就忘了他,可看到她额角的纱布,腿上打着的石膏,又忍不住心疼,又开始恨他自己,为什么没把她保护好,反反复复的矛盾情绪,林楚像是迷失在了撕心裂肺的炼狱里,逃不开,也出不来。
  他该去问谁要南伽的那段记忆?又该怎么告诉她,他们之间发生过的那些事,这是种无法宣泄的痛苦,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,翻来覆去,活该熬着……
  ps:热┊门┇阅┊读:wоо⒙νiρ﹝wσó⒙νiρ﹞woo18.
灵异鬼怪相关阅读More+

玄学大佬穿成炮灰A后和女主HE了

子非鱼非子

许你十个愿望

沈周

惦记NP高H

清衫

虽吾往矣(H)

莲合

逐王

水千丞

非同类互穿

一世华裳